当前位置: 主页 > UFO事件 >

“UFO事件”

时间:2019-03-22 08:10来源:www.xxjszj.cn 作者:网络 点击: 199次
陆支书想,如果在村里建起一座搭配有阅览室的图书馆,这对村民来说应该是一个福音。村民们既可借书后在家里阅读,又能在现场阅读,既能学知识,又能增加交流机会。大人们的素质提高了,家庭和睦了,孩子的成长环境就得到了改善。这个思路看起来有点儿绕路,

  陆支书想,如果在村里建起一座搭配有阅览室的图书馆,这对村民来说应该是一个福音。村民们既可借书后在家里阅读,又能在现场阅读,既能学知识,又能增加交流机会。大人们的素质提高了,家庭和睦了,孩子的成长环境就得到了改善。这个思路看起来有点儿绕路,却是一种“治本”的好方法。

  明明知道新校规不符合上级的规定、对孩子成长不利,老爸为什么却支持赵校长呢?

  这个新校规有必要吗?中秋节夜里,李菲菲领着五个小孩跑出去找妈妈,学校只需要找领头的李菲菲谈谈,吓唬吓唬,让她不敢再挑事乱跑就行了,非得把校规搞得像瘟神一样可怕吗?

  这时候,他不由得恶狠狠地想起和仇成栋的对话。仇成栋用量角器的一角敲打着桌面,说:“他赵校长逼我学习,我偏不学!想让我多花时间做功课,我偏给他磨洋工!”白小蒿也似乎找到了灵感,抢过量角器,用更大力气敲打着桌面:“对!到时候,如果全校同学的成绩都下降了,学校的排名就会下降,看他校长的金饭碗还要不要?!”想到这儿,他又诡异地笑起来。

  此刻,白小蒿、仇成栋、陈兵兵三人正站在校园内高高的台阶上,台阶下不远处是那两棵古柏,虽年事已高,但仍然精神矍铄地苍翠着,在慈爱地望着他们;台阶上面的平台上是两棵茂盛的核桃树,一边一棵,核桃隐藏在稠密的叶子中间,风戏耍着叶子,淡黄的核桃一藏一露,好像在提醒着几双小手去摘。白小蒿已经郁闷了很久,面对着诱人的核桃,哪能无动于衷呢?他跑到右边的那棵核桃树前,在并不粗大的树干上使劲踹了几脚。遗憾的是,他身单力薄,一颗核桃也没配合着他掉下来,反而惹得仇成栋一阵儿嘲笑。

  仇成栋往手心里吐几口唾沫,两手猛搓几下,再跺几下脚,算是热身,上前就对着核桃树泄愤一样猛踹,但核桃树对他们俩一视同仁,仇成栋也没能踹下来一颗。

 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仇成栋自我解嘲说:“你们忘了吗?现在这个季节核桃还不好吃,弄下来只能扔掉,太可惜了!”

  “我同意老抽的看法!核桃要是成熟了,自己就落地上了!”陈兵兵不失时机地拍马屁。

  其实,这时候核桃已经成熟,可以采摘了,但善良的白小蒿并没有揭穿“死党”的狡辩。

  三年级时,还是他们几个人,用一根长长的竹竿,竹竿一头绑上铁钩子,站在树底下敲打树上的核桃吃。敲打累了,就用铁钩钩住细一点儿的树枝,连枝叶带核桃一块儿拧下。可惜,拧下来的核桃并不好吃,都被他们扔了。

  赵校长仔细地把他们敲掉、钩掉的枝叶和核桃都归拢起来,对他们和蔼地说:“不好吃吧?还不到时候哩!再等上一两个月,核桃皮变黄就能摘了。到时候,你们可以用这根竹竿,敲打有核桃的树枝,或者干脆直接对准核桃敲就行了!敲的时候要注意用力的方向,要从上到下、从里向外,顺着枝条敲,不然的话,像你们现在这样,把枝条都弄断了,明年就结得少了。核桃树也像人一样,会疼的,知道不?”说着,赵校长拿起竹竿,对着空气比画了几下敲核桃的姿势,然后把狼狈地躺在地上的核桃枝叶,连同长竹竿都拿走了。

  为什么?当然是因为该死的新校规!他们不明白,那么和蔼可亲、那么通情达理的赵校长,怎么就鼓捣出这样混蛋的校规呢?原来那个赵校长去哪儿了?

  白小蒿纠正他们俩:“不是我们的命不值钱,在大人眼里,是咱的童年不值钱!”

  仇成栋和陈兵兵大眼瞪小眼,显然搞不懂白小蒿的文艺范儿。两个“死党”的脑残让白小蒿更加感到了身上的责任,他暗暗提醒自己,斗争还要继续,不能等着新校规自己死亡那一天!

  白小蒿不喜欢体育课的原因不太好说出口:瘦弱、个子低,在体育上没优势。偶尔看NBA转播,总能听到解说员叔叔这样说:“×××是篮球天才,有超高的篮球智商,阅读比赛的能力出类拔萃。”每当这时,他心里就痒痒,梦想自己能成为天才,在篮球场上叱咤风云。然而,就他这节省了无数布料的小个子,怎么能在长人如林的篮球圈里混得一席之地?NBA里有一个被戏称为“小土豆”的球员,叫内特·罗宾逊,曾夺得2006年、2009年、2010年NBA全明星扣篮大赛冠军,他的身高已经低得很传奇了,可人家还一米七五哩!再看看他白小蒿,哎,身高简直可以忽略不计!

  要是在平常,他心情不错的时候,他是愿意配合教体育的常老师的,可现在他觉得,他需要换换思路了。

  但我们要代白小蒿辩解一下,他绝不是冲着又高又帅又无辜的常老师去的,而是冲着……Mr.Zhao。

  白小蒿无比配合地从群众当中走出来,站到了队伍最前面。其实,他原来就一直站在第一排最边上,所谓出列,不过是再往前跨出一两小步罢了。坦率地说,被常老师第一时间关注,正是白小蒿的本意,或者说是……阴谋。因此,这一两小步,虽然比不上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时那几步的意义,但对于他要实现的计划来说,意义也非常重大。

  “你穿的这是啥?忘了咱上体育课的要求了吗?”常老师指着白小蒿脚下,尽量保持着耐心。

  同学们这才注意到白小蒿脚下踩的是啥怪物——不是球鞋,是拖鞋,不是长得老实巴交的拖鞋,是鞋袢夹在大脚趾和二脚趾这哥俩中间的那种,而且大得像船一样!这么说吧,白小蒿的脚踩在拖鞋上,看上去特像一个人站在水上城市威尼斯的“刚朵拉”小船上!

  有女生笑起来:“一定是他老爸的!”因为怕受批评,说话的女生捂着嘴,但声音还是不安分地跑了出来。

  常老师让篮球在手指尖上滴溜溜转着,提高了声音:“白小蒿同学,你一向是个听话的好学生,我相信你穿成这个样子一定是有原因的。现在我给你出一道选择题,两个选项:A.换成运动鞋,立刻,马上;B.到操场边反省去!”

  白小蒿盯着脚下的“刚朵拉”,故意装着底气不足地回答:“老师,我没有别的鞋了,就这还是借的呢!”

  白小蒿没完全扯谎,他的确是借的,不过不是老爸白岸的,而是仇成栋老爸仇春明的。他可不敢让老爸知道自己在做的“大事”。

  白小蒿看到过一个网络上的段子:一次上体育课,一名同学买了包袋装奶,还没来得及喝,体育老师就天神下凡一样出现在队列前了。他一慌,顺手就把牛奶放进自己的帽子里了。可想而知,头上顶着“异物”的他做动作当然达不到老师要求,被老师提溜到队列前“开小灶”,并顺手亲切地往他头上拍了一巴掌。霎时,牛奶就汹涌澎湃地顺着脑袋流下来,一派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景象!体育老师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一个梦里已炼成了大力金刚掌,轻轻一掌竟把学生的脑浆都打了出来,吓得“嗷”一声跑了……

  白小蒿本来也想用这招,但一想,这一招太恐怖,轰动效应太夸张啦!有损他平常宽厚待人有礼貌的高大形象。再说,浪费一袋奶,又弄脏衣服,太糟蹋东西了,不符合他勤俭节约的优良品质。再说,现在这个季节,找帽子的难度比找拖鞋要大很多,于是就灵机一动,改成借鞋了。

  这节课规定的内容学完后,按照惯例,常老师应该和同学们一块儿做游戏。剩下的时间,常老师和同学们一块儿玩的是扔沙包,正当大家玩得正嗨皮时,忽然一名女生惊呼:“老师!老师!”

  常老师一看,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没跟他打任何招呼,正像装了制导系统似的向他亲切地飞来!说时迟,那时快,他敏捷地一躲,不速之客贴着他的耳朵飞过去,重重砸在操场的水泥地上,然后弹起来,再落下,发出可怕的响声!

  常老师的目光从砖头开始,和远方慢慢连线,这才发现,弧线的那头是白小蒿!他此时正蹲在地上,瑟瑟发抖,恨不得变成一只鸵鸟,把头埋进沙子里。

  同学们吃惊地张大了嘴巴,包括秦梅雪、仇成栋和陈兵兵也惊呆了!这下子玩大了,不在剧本中啊,耗子是咋的啦?

  需要说明的是,“UFO事件”并不是常老师向校长汇报的,也不是白小蒿的同学举报的,是检查每节课上课情况的教导处值班老师看到后,记在一个专用的表格上,被认真的赵校长看到的。

  体育课前半程发生的事情他可以不管,换不换运动鞋,是内部矛盾,体育老师就可以搞定;后半程不管就不行了,不管就要出人命了!这个白小蒿,低低瘦瘦的,平常成绩也不错,对老师也挺有礼貌,没想到骨子里、灵魂深处竟住着一个魔鬼!

  然而,赵校长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,白小蒿却来到了他的办公室!而且态度看来极为诚恳,就差光着脊梁,绑着一根荆条,负荆请罪了!

  赵校长正想让口气柔和起来,询问一下当时的情况,又被白小蒿抢了先:“赵校长,我……我犯错误了——但请您相信,我不是故意的!”

  准备好的一套话全部用不上了,赵校长只好临时组织一套语言:“小蒿同学,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借你一个胆,你也不敢故意用砖头砸老师!从你的品德上分析,你根本不愿意伤害老师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  白小蒿吓一大跳:不敢用砖头砸普通老师,却敢砸校长?我白小蒿在赵校长眼里就这样可怕?那我不成黑社会或了吗?太妖魔化我了吧?

  见白小蒿这样的神情,赵校长知道他误会了,笑着解释:“噢,我的意思是,上体育课你故意穿拖鞋,是在表达对我的不满,想用这招引起我的注意,提醒我停止执行新校规,是不是?”

  赵校长继续他的分析开导:“至于你扔的那块砖头,我已经向常老师了解过,其他同学都在做丢沙包的游戏,可是因为你被常老师剥夺了玩游戏的权利,手里没有沙包,于是你就捡了一块砖头,可不知怎么的,你就把砖头投了出去。是这样吧?”

  听着赵校长的话,白小蒿心里产生了幻觉:和他说话的不是赵启智校长,而是前知八百年后知八百载的诸葛亮爷爷!是一个能钻进人心里的读心师!

  其实,赵校长分析得对极了,他根本没有伤害常老师的主观意图,至于那块砖头,他确实是拿它当一个沙包来丢了,可不知道怎么的,竟然用大了劲,或者砖头重量比沙包大,惯性也大,竟然鬼使神差地向常老师的脑袋亲切地飞去!如果他想故意用砖头砸伤常老师,以他现在的功力,反而砸不着。

  太幸运了,常老师竟然躲开了!知道他身手敏捷,但没想到他竟然这样敏捷!如果常老师没能躲开,如果砖头和常老师的头亲密接触了,会产生什么样的严重后果?白小蒿不敢往深处想了。

  这不仅因为赵校长像精通读心术一样神奇,更因为他没把这件非常严重的事告诉白小蒿的老爸白岸。

  白小蒿动情地对仇成栋、陈兵兵表示:“如果一个人,连这种像天地一般广阔的心胸都不敬佩,那他简直就是一段沤烂了的木头!”

  仇陈二人的牙像在醋缸里浸泡了一年,他们嘲笑白小蒿:“耗子,你表白错了吧?你看清楚,我们不是赵校长!”

  出事一周来,白岸已经回家两次,但每次都与儿子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度过。这足以让白小蒿想到,他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没有发生——老爸根本不知道这件事!

  如果老爸知道了,以他的脾气,肯定憋不住,会对他像秋风扫落叶一样严厉批评打击!

  赵校长真够意思!既然这样,即使以后新校规继续实行,他也应该给赵校长点儿面子了,投桃报李嘛。

  就在白小蒿在错觉的道路上越滑越远的时候,周末到了,白岸从乡政府回到了家。

  一进家,他看到白小蒿没事似的在电脑前上网,气就不打一处来,把公文包往沙发上重重一丢,训斥道:“你个臭小子,捅那么大个窟窿,竟然还能像没事人一样!”

  白小蒿吓了一跳,立即意识到是哪件事了,但又本能地嘴硬,问道:“老爸,我咋啦?我只知道好好学习、天天向上,违法乱纪的事我可啥也没干过!”

  “还嘴硬!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你忘啦?要不要我提醒你一句?”白岸加重了口气。

  白小蒿心里忽然升腾起怨恨,哼,我看错你啦,一直认为你心胸宽阔,为一个知错就改的学生保密,谁知道你……哼!

  既然瞒不过去,白小蒿就给老爸讲述了那天发生的事,他讲得特别细,最后还特别强调说:“老爸,我根本不想伤害常老师,这一点赵校长已经下结论了,他认为我是个善良的孩子,和你当年一样。你会用砖头砸自己亲爱的老师吗?就算老师严厉批评了你你也不会,而常老师跟我无怨无仇,我当然也不会!”

  白岸又怎能不了解自己的儿子?他绝不相信小蒿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事。小蒿是调皮,但调皮和狠毒之间何止十万八千里?但事情已经出了,况且告诉他这件事的人又说得有鼻子有眼睛,令人无法怀疑,他只能尽量严厉地“审问”小蒿。

  其实,“UFO事件”刚冒出来不久,白岸就知道了,为此他还专门回了两次家。但他见到儿子时,并没有问他。原因很简单:他不相信儿子会做出这件事,因此很纠结;如果儿子真的做了,他希望儿子主动坦白讲出来,而不是由他刑讯逼供问出来。然而,让他更加纠结的是,儿子像没事人一样,这让他越来越觉得,那个人转述的事情也许是一个误会。但他仍然不放心,宁信其有,不信其无嘛,还是试着诈唬了一下,没想到,儿子竟然真的做过!

  对此,白岸又气又恨。他一直认为,养不教,父之过。儿子不好,当然是他这个做父亲的责任。好在,儿子用砖头砸常老师是无意的,否则,他的自责就更深了!

  更气更恨的是白小蒿。他恨自己看错了赵校长,恨赵校长嘴上没个把门的,把事情泄密给了老爸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